《 湘 遊 散 記 》

    我沒有閱讀小說的興趣,在中學生的時代也都聽過沈從文的【邊城】,但只是限於邊城兩字,今次遊鳳凰古城,不是因為沈從文,更不是因為邊城小說,只是自己喜歡古城小鎮的味道,在吉首搭火車往鳳凰只要兩個多小時的車程,在車上翻閱著邊城小說,幻想著這個古城的模樣,亦開始了我遠走天涯之旅的第二章–「鳳凰」。

由新城走進古城,就好像走入時光隧道一樣,踏在石板路上,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我又想起了古城麗江..,隨意的在江邊選了一間吊腳樓住下,江邊的客棧多得如便利店,我的房間有一個大露台,可以看見沱江的全景,戶主是一個老奶奶,年青時從事教師工作,現在則享受著退休的生活,平淡而安逸。呆在古城的幾天,除了在城中閒逛外,最多的活動就是遊船河,沱江清早和夜晚各有不同的味道,順流跟逆流也是一種不同的體會。

湘西有很多少數文族,主要有苗族、土家族、侗族和瑤族等,而苗族又可細分為不少支派,如白、花、青、黑和紅苗等,而每逢特定的日子,苗民就會一起齊集【趕墟】,趕墟又叫趕場,就好似我們的跳蚤市場一樣,很多苗人在販賣各式各樣的物品,我自己去的是山江,湘繡向來響譽盛名,而苗人更把它發揚光大,單看見她們身上的服飾,就知所言非虛,還有她們的獨特的頭帕,內娷礙漯F西真是應有盡有,如銀包、手巾、小食等等,頗為有趣。

幾天在古城發呆的日子,老奶奶介紹我一個叫都羅寨的地方,佢話後生仔應該去跑跑山,鍛鍊一下身體喎,我就單靠她講都羅寨三個字,就自己去公車站打聽,坐上了一輛沒有坐限和時限的民營車,在車上已不知睡醒了多少次,路途頗為顛波,直至有個不知道講甚麼話的人上車賣門票,我就知道我已經到了都羅寨,發現原來車上不只我一個遊客,還有一個女仔也是到都羅寨的,她就是亞君,之後我們一起同遊都羅寨,入村時遇到一群小孩子,有一個叫田廣的更自薦當我們的導遊,我們也樂於與他同行,都羅寨其實沒有甚麼持別,看到的都只是高山小溪,我們今天就好像郊遊一樣,亞廣帶我們在山中左穿右插,他和亞君老是跑在我的前面,邊行邊吹速我這個老人家^^,看到亞廣家外的農田,嘗了一些香甜橘子和奇異果,喝一口山中的清泉,悶熱的感覺就一掃而空。

回憶著這次旅程,很喜歡鳳凰這個地方,晨曦在古城漫步的感覺平靜,坐船遊沱江也是一次體驗,亦很高興能在都羅寨認識到田廣、田思和亞君,想起田廣和田思的名字,就能體會到上一輩人的盼望,他們沒有太多的要求,只希望自己的兒女能明白,田地是他們的生命,廣大的農田和對家的思念,就活活反影在他們的名字上,我由衷希望他們能努力讀書,有一天能夠改善生活,這個也是我對亞廣的祝福。至於亞君,我們回到鳳凰後就分道揚標,她好像去了梵淨山,亞君是一個很獨立的女子,也是跟我一樣放棄了工作,獨個兒出外行走,看看這個大世界,她有的是青春和力氣,佢話好想去西藏,我希望她可以很快完成心願吧。

整理著鳳凰的相片,由晨曦到晚霞,由彩色到黑白,感受和味道也節然不同,答應把相片寄回給亞廣和亞君,不知道他們會喜歡黑白還是彩色的鳳凰呢?


Alex 04.20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