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the 講自己 category

加州旅館

 

 
踏進新的一年,總是會有很多的期許,但若要回顧剛過去的一年,又好像總是白走了一趟,只為生活而生活,為工作而工作,偶爾看到這個視頻,正好是在2012年的第一天,心裡問著自己,還有勇氣去追尋夢想,還有力量去遠走天涯嗎? 燒烤師傅唱出的那份悵惘,「我們都曾經懷揣年少時的夢,也許你己經成長,已事故老成,但請你偶爾駐足,聽聽我的歌聲,審視你現在走過的路,是否一切洪荒..,」這首歌的詞寫得很好,寫得很到,漂泊需要的其實不是勇氣,而是一份福氣,背包的擔子重了,攝影的眼光少了,是應該不再執著而行,還是依舊孜然一身,我想總不會在一時三刻內找到答案,可能沈佳宜說得對,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。
 
 

聲光伴我心

 
今天好像少了有入戲院看戲的衝動,甚麼驚世巨片,甚麼3D立體影院,總覺得不是味兒,今日大影院變小,數碼科技的普及,隨時隨身,足不出戶就可以欣賞一套電影,來得太易就自然少了一份珍惜,回想我的中學時代,我的電影夢就是在這時間萌芽,送我這個美夢就是我的姑媽,我姑媽是在九龍一間舊式戲院工作,她負責帶位員的衣服洗熨,當我知道那個星期有新戲上影,我就會獨個兒由香港跑到老遠的九龍,去探望疼我的姑媽,口邊說是探望,其實都是來看電影,姑媽總會讓我買很多零食和汽水,這正是賞戲良伴,暑假期間就更加瘋狂,我可以整天待在戲院裡,飯也不用吃,時間久了,跟很多帶位叔叔混熟了,膽大妄為地在戲院座位間左穿右插(那年頭是有前座,後座和超等),不論是甚麼類型的片子,都總是目不轉睛,一套電影可以重覆看上兩三次,也是樂此不疲,這段電影歲月一直維持到姑媽退休而止,舊戲院令我有很多難忘的回憶,姑媽已經離開很久了,戲院也改建為大型商場,留下的就只有這份小小的回憶 。
 

完了完不了?

 
還有很多未寫的遊記,和不見天日的相片,是時候開始,還是時間終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