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the 話攝影 category

活海

 

 
踏入龍年了,假期的日子都是呆在家裡,聽著喜歡的音樂,整理著手上的舊相片,攝影人總是要跟老天打交道,只有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多作存留,那樣在灰天蓋地的時年就可自我安慰,近期的作品都是在拍海,到處去尋找不同的海景,朋友問我為何喜歡了海,我想喜歡就是喜歡,言不盡意吧。
 

海子

 

  
最初玩攝影的時候,總離不開拍攝聖誕燈飾的環節,那些年,一部菲林相機,一支雜牌鏡頭,一支沈重的三腳架,就陪伴我渡過不少晚上,人長大了,總是不喜歡去一些人群擠湧的地方,沒有了非拍不可以的理由,再沒有非去不可的地方,隨心而拍就已經很享受,最近很喜歡拍海,記得早年去四川旅行,時常會見到海子,海子其實是湖泊,有大有小,經常是拍友的良伴,很多人對海子這個名字的說法不一,但有一個民宿大嬸的說法我還是很有印象,她說海子就是海的兒子的意思,很多小數民族因地方偏遠,很難有機會見到真正的大海,所以他們就會把湖叫成海子,這也許是一種對海的寄託,一份對大海的思念,民宿大嬸問我家鄉能不能看見海,我說要看不難,她說我很有運氣,那時的我在想,我們是不曾擁有?還是我們不懂珍惜?今天我在海運停車場看到大海的時候,突然想起了那位大嬸,希望讓她也能看到我家的海...。
 

看海

  
在維港渡海泳的前一天,我特意到三家村拍攝,拍的郤與渡海泳無關,今次想拍的是海,來三家村拍過很多次,拍過很多題材,拍海郤是第一次,為甚麼要拍海?為甚麼要拍黑白的海?可能因為這組合很新鮮吧,新嘗試往往能帶來動力,但不知是否能帶來驚喜?!